歷史mini:保加利亞.卡爾洛沃 (Karlovo)英雄的故鄉

同樣位處保加利亞中部那片稱為「玫瑰谷」(Valley of Rose)的土地上的卡爾洛沃(Karlovo)鎮,每逢一年一度的玫瑰節(Festival of Rose),都跟卡贊勒克(Kazanlak)鎮一樣人氣急升,但其實這個平靜的小鎮,在當地人心目中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地位─那裏正是146年前領導武裝反抗鄂圖曼統治、爭取自由的民族英雄瓦西爾·列夫斯基 (Vasil Levski) (1837-1873)的出生地。

Vasil Levski Monument 於1903年在當時的統治者Ferdinand I見證下奠基。

為自由而戰

令人惋惜的是,這位被喻為「自由的信徒」(Apostle of Freedom)的革命家,最終卻被出賣而被捕,並在現時的首都蘇菲亞(Sofia)被問吊處決,無法親眼見證保加利亞的獨立,死時年僅35歲,直到今天他一直被視為民族英雄,各地不但鑄碑立像,還有以他命名的街道建築。而來到卡爾洛沃,「他」更幾乎無處不在,像市中心的Vasil Levski Monument鑄像、由他的故居改建而成的National Museum of Vasil Levski博物館,街道牆壁上有他的噴像,各式紀念品亦以他為主題。旅人來到這裏,在尋訪玫瑰與薰衣草花香的同時,不妨也抽空了解一下這個抗暴政爭自由的革命家。

街上不時見到Vasil Levski的噴畫。
在Town Hall後的Vasil Levski馬賽克畫像。
紀念品當然少不了以他為題材。
紀念品當然少不了以他為題材。

小鎮游走

當然,大部分旅人來Kazanlak和Karlovo,無非為參加聞名的玫瑰節。筆者亦不例外,並以Karlovo為跳板,參加分別在翌日及之後於Kazanlak舉行的玫瑰節採花活動及巡遊,畢竟這裏住宿比較平。但一場來到,當然也爭取時間溜溜這個小鎮。

Google Maps上的街景都已是2012年的了,現時遊人主要出沒的地方都經過修築,光潔怡人。
Google Maps上的街景都已是2012年的了,現時遊人主要出沒的地方都經過修築,光潔怡人。
除了以玫瑰著稱,保加利亞也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的薰衣草種植地,在Karlovo路邊,亦有機會與美美的薰衣草不期而遇。
除了以玫瑰著稱,保加利亞也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的薰衣草種植地,在Karlovo路邊,亦有機會與美美的薰衣草不期而遇。
每年6月,Karlovo還會舉辦薰衣草節(Festival of Lavender),有機會也真想參加看看薰衣草田等活動。
每年6月,Karlovo還會舉辦薰衣草節(Festival of Lavender),有機會也真想參加看看薰衣草田等活動。
街中一隅。
街中一隅。
想知Karlovo有甚麼地標?看這個立體圖就一清二楚,位置就在Town Hall旁的長街上,朝瀑布方向走一小段就可找到。
想知Karlovo有甚麼地標?看這個立體圖就一清二楚,位置就在Town Hall旁的長街上,朝瀑布方向走一小段就可找到。
正中分別是Karlovo歷史最久的建築物Kurshum Mosque清真寺及保加利亞史上最大的捐獻者Evlogi及Hristo Georgievi兄弟的鑄像。
正中分別是Karlovo歷史最久的建築物Kurshum Mosque清真寺及保加利亞史上最大的捐獻者Evlogi及Hristo Georgievi兄弟的鑄像。
Evlogi及Hristo Georgievi兄弟鑄像:Evlogi Georgiev出生於Karlovo。二人既是商人也是銀行家,更把大量財富捐助國家,興建學校、醫院和教堂等,像首都的索菲亞大學 (Sofia University )大部分也是靠他們捐助的土地和金錢才得以建成。
Evlogi及Hristo Georgievi兄弟鑄像:Evlogi Georgiev出生於Karlovo。二人既是商人也是銀行家,更把大量財富捐助國家,興建學校、醫院和教堂等,像首都的索菲亞大學 (Sofia University )大部分也是靠他們捐助的土地和金錢才得以建成。
建於1485年的Kurshum Mosque清真寺。
建於1485年的Kurshum Mosque清真寺。
清真寺似乎並不開放,真可惜。
清真寺似乎並不開放,真可惜。
清真寺旁的小鹿鑄像。
清真寺旁的小鹿鑄像。

卡爾洛沃市政廳(Town Hall)

Karlovo的市政廳(Town Hall)
Karlovo的市政廳(Town Hall)
在市政廳前樹立着紀念從納粹侵略中解放的鑄像(Monument to the liberators of Karlovo)。
在市政廳前樹立着紀念從納粹侵略中解放的鑄像(Monument to the liberators of Karlovo)。
市政廳前的廣場。
市政廳前的廣場。
在廣場上悠閒地餵鴿;後方古典的建築其實是一所銀行。
在廣場上悠閒地餵鴿;後方古典的建築其實是一所銀行。

毋須登山就看到的Suchurum瀑布

沿平路往山坡直走,已可看到Suchurum瀑布。
沿平路往山坡直走,已可看到Suchurum瀑布。
在旁欣賞瀑布的年邁夫婦,歲月也像隨水流走。
在旁欣賞瀑布的年邁夫婦,歲月也像隨水流走。
Vasil Levski母親的墓地Grave of Gina Kuncheva就在這鐘樓旁的教堂一隅,但不知何故那天竟然沒有去看。
Vasil Levski母親的墓地Grave of Gina Kuncheva就在這鐘樓旁的教堂一隅,但不知何故那天竟然沒有去看。
很漂亮的粉藍色東正教教堂。
很漂亮的粉藍色東正教教堂。(位置
Karlovo的老城保留了不少很有建築價值的古老民房,反映着保加利亞復興時期的特色,並改建成博物館,有時間有興趣也可看看。圖為在Vasil Levski Street上的House of Raino(或Rayno) Popovich。一位18世紀末的學者,曾在Karlovo辦學,Vasil Levski也曾跟他學習。
Karlovo的老城保留了不少很有建築價值的古老民房,反映着保加利亞復興時期的特色,並改建成博物館,有時間有興趣也可看看。圖為在Vasil Levski Street上的House of Raino(或Rayno) Popovich。一位18世紀末的學者,曾在Karlovo辦學,Vasil Levski也曾跟他學習。
另一間古老的房屋。

交通情報

由海邊城市布爾加斯(Burgas)乘坐火車到卡爾洛沃(Karlovo),票價18.3 Lev / 人。(05.2019)

Karlovo火車站
Karlovo火車站
火車站空盪盪,因為筆者抵埗之日,Karlovo的玫瑰節活動已結束。(註:2019年為5月17及18日)
火車站空盪盪,因為筆者抵埗之日,Karlovo的玫瑰節活動(註:2019年為5月17及18日)已結束。
Karlovo火車站月台
Karlovo火車站月台
我的看法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