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印象:普里什蒂納(Prishtina)首都的破事兒

來到科索沃(Kosovo)之行尾站─普里什蒂納(Prishtina或Pristine),今天也就不主力介紹景點了,反正這個新生(NEW BORN)國家的首都不像傳統旅遊名城,雖然值得一看的東西不少,但非看不可的又不多,也許就以一些零碎的首都印象作結吧。

在想些甚麼呢?
在想些甚麼呢?
街上的塗鴉。
街上的塗鴉。
科索沃國家劇院(The National Theatre of Kosovo)
科索沃國家劇院(The National Theatre of Kosovo)
一些南斯拉夫時期留下來的雕像。
一些南斯拉夫時期留下來的雕像。

最切身的問題,科索沃安全嗎?

假如你說是政局,這個筆者可回答不了,去年科索沃宣布建軍,的確又和塞爾維亞掀起了新一輪的緊張局勢,但從逛街的人身安全、遇上搶劫或扒手之類的機會來說,感覺是蠻放心的。或者說,在數十天的巴爾幹半島遊歷中,感覺其實比歐洲不少名城(你懂的)更安全。也許,偶爾會迎來不少途人的目光,畢竟沿途目測東方面孔的遊客實在不多,但總體也不會令人神經繃緊。當然,無論到地球哪一處,出發前務必衡量一下風險,毋須帶着不安去旅行。

好奇的小朋友,在猜我多大年紀?
好奇的小朋友,在猜我多大年紀?
機緣巧合下,還遇上了科索沃電視界名人Xheraldina Vula(左二)和她友善的家人及夥伴,其兒子Ledri Vula更是科索沃的頂尖Hip hop歌手!
機緣巧合下,還遇上了科索沃電視界名人Xheraldina Vula(左二)和她友善的家人及夥伴,其兒子Ledri Vula更是科索沃的頂尖Hip hop歌手!

首都是否還是很多頹垣敗瓦?

沒有啦!拜讀過一些早幾年的遊記,已說普里什蒂納四處也是建築工地,而現時城觀早已全面恢復,但說到地盤倒還是不少,由巴士總站步往民宿,途經一些商業地帶也是沙塵滾滾,在都市的Skyline上,也會見到起重機的影子。市內除了部分建築有些細微的失修,遊客出沒的地方如市中心的Prishtina Historic Center一帶和Mother Teresa Boulevard大道,都早已是熱鬧的步行街,還會舉行美食節之類的盛會。

真要說戰爭的餘痕,或就只能數市內的科索沃博物館 (Museum of Kosovo)。成立於1949年,前身是建於1889年奧匈帝國的一幢軍事大樓。樓高數層,除了門前放着已見銹蝕的軍備,內裏也展示着槍枝與軍服等展品,可惜的是館內不能拍照。到訪當日,博物館還正進行名為「Natural and Culture Cohabitation in Kosovo」的專題展覽,展出來自各地學童的畫作。

不少建築物的眉眉角角有些失修,不是知是戰爭的後遺抑或純粹欠缺保養。
不少建築物的眉眉角角有些失修,不是知是戰爭的後遺抑或純粹欠缺保養。
科索沃博物館 (Museum of Kosovo)
博物館門前的展出的軍備。
博物館門前的展出的軍備。
當日其中一個展廳,展示着一些歷史圖片。
當日其中一個展廳,展示着一些歷史圖片。
當日正在舉行的「Natural and Culture Cohabitation in Kosovo」專題展覽,還有這個打卡相框讓旅人拍照,真潮!
當日正在舉行的「Natural and Culture Cohabitation in Kosovo」專題展覽,還有這個打卡相框讓旅人拍照,真潮!

說到底,首都有甚麼亮點?

最地標性的當然是NEW BORN新生紀念碑 ,科索沃於2008年2月17日宣布獨立,成為世界上第二年輕的國家。紀念碑自那時起就樹立在Palace of Youth and Sports旁。它有別於「老餅」的石雕,而是以美術字體形式展示,元祖的字體是黃色的,但之後改為每年國慶都轉一次 ,的確很有NEW的感覺。

不得不提,當然是克林頓大街(Bill Clinton Boulevard)和這位前總統的塑像。科索沃戰爭出現的種族清洗、難民潮,若不是美國和北約介入,景況恐怕更不堪設想,所以當地對於這位當時的美國總統,感謝得要鑄碑立像,筆者於美國國慶期間抵達到當地,街上更是美國旗飄揚,難怪又被戲稱為「美國第51州」(51st state)。

工匠連續10天不停趕工,NEW BORN新生紀念碑才趕及在獨立當天揭幕,其長24米,高3米,重達9噸。
工匠連續10天不停趕工,NEW BORN新生紀念碑才趕及在獨立當天揭幕,其長24米,高3米,重達9噸。
前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的鑄像,於2009年落成。
前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的鑄像,於2009年落成。
克林頓像旁邊竟然還有Hillary時裝店。
克林頓像旁邊竟然還有Hillary時裝店。
美國旗飄揚的克林頓大道(Bill Clinton Boulevard)。
另一個角度看克林頓大街 (Bill Clinton Boulevard),街尾便是德蘭修女主教座堂。
除了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市中心還有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Madeleiine Albright)的銅像。
除了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市中心還有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Madeleiine Albright)的銅像。

吃喝住宿如何?

就像大部分的巴爾幹國家一樣,市內不乏餐廳和Cafe。價錢方面,坐在Cafe吃個Donor加杯咖啡,約5歐元;街頭小店的Hamburger可平至1歐元;在超市購物,水果、麵包視乎數量都是1至2歐元的水平。

住宿方面,我們捕捉了一所民宿的優惠,以20歐元住進了的一間位置和條件都不俗的單位,雖然電力出了點小狀況,但令人讚賞的是負責人即使在晩上也上門跟進,還火速替我們安排另外的過夜之處,甚至比原先的住宿更好,真的大大推薦。

隨意坐進一間Cafe,吃個Burger點一杯咖啡,也是5歐元以內的事。
隨意坐進一間Cafe,吃個Burger點一杯咖啡,也是5歐元以內的事。
一些價錢不貴的餅點。
一些價錢不貴的餅點。
原先租住的民宿,地點不錯,環境亦很舒適。
United Colors of Benetton時裝店也有進駐此地,而其所在之處前身是一幢建於1927年的歷史建築,乃Hotel Union大樓。
United Colors of Benetton時裝店也有進駐此地,而其所在之處前身是一幢建於1927年的歷史建築,乃Hotel Union大樓。

景點速覽

National Library of Kosovo科索沃國立圖書館,外觀的不敢恭維,還曾入選最難看建築之一。
National Library of Kosovo科索沃國立圖書館,外觀真的不敢恭維,還曾入選最難看建築之一。
圖書館的入口。
圖書館內部比外觀好看多了。
圖書館內部比外觀好看多了。
圖書館一隅。
圖書館一隅。
Prishtina Historic Center附近的廣場。
Prishtina Historic Center附近的廣場。
Mother Teresa Boulevard長街一隅。
Mother Teresa Boulevard長街一隅。
街上的小書店。
街上的小書店。
名為Heroines的紀念碑,以 20,145個小圓幣,紀念在1998-1999年科索沃戰爭中受到傷害的女性,尤其當中有近2萬名曾遭強暴。
名為Heroines的紀念碑,以 20,145個鑄上女性輪廓的小圓幣,組成一個立體塑像,紀念在1998-1999年科索沃戰爭中受到傷害的女性,尤其當中有近2萬名曾遭強暴。
以小圓幣塑造出女性的面龐,亦象徵着尊嚴、教育、關愛、勇氣和堅毅等價值。
以小圓幣塑造出女性的面龐,亦象徵着尊嚴、教育、關愛、勇氣和堅毅等價值。
建於2007年的德蘭修女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Saint Mother Teresa)。
建於2007年的德蘭修女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Saint Mother Teresa)。
漂亮的彩色璃璃畫窗,反映着德蘭修女的生平。
漂亮的彩色璃璃畫窗,反映着德蘭修女的生平。
教堂內裝用上色彩繽紛的琉璃。
教堂內裝用上色彩繽紛的琉璃。
Mother Teresa Boulevard大道上的德蘭修女像。
Mother Teresa Boulevard大道上的德蘭修女像。
Mother Teresa Boulevard大街上的攤販。
Mother Teresa Boulevard大街上的攤販。
Monument of Brotherhood and Unity:1961年樹立於同名的廣場上,紀念在二戰中犧牲的軍人。在科索沃戰爭後 ,由於帶昔日社會主義的色彩,當局曾多次嘗試將之拆䣃另立鑄像,但最終沒有成事。
Monument of Brotherhood and Unity:1961年樹立於同名的廣場上,紀念在二戰中犧牲的軍人。在科索沃戰爭後 ,由於帶昔日社會主義的色彩,當局曾多次嘗試將之拆䣃另立鑄像,但最終沒有成事。
Jashar Pasha's Mosque清真寺
Jashar Pasha's Mosque清真寺,位於市中心歷史地帶,乃鄂圖曼時期的建築,經考證建於1834年。
鐘樓(Clock Tower)建於19世紀,六角形設計,高26米,作用之一讓民眾知道祈禱的時間。鐘樓曾經焚毀,惟重建時部分亦用上原來的磚塊。
鐘樓(Clock Tower)建於19世紀,六角形設計,高26米,作用之一讓民眾知道祈禱的時間。鐘樓曾經焚毀,惟重建時部分亦用上原來的磚塊。
市內的紀念品店,但為數不多。

交通情報

由賈科維察 (Gjakovo)巴士總站(位置)坐巴士往普里什蒂納(Prishtina)巴士總站(位置),車費4歐元。

Stacioni I Autobuseve Prishtine巴士總站。
我的看法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