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印象:普里茲倫(Prizren)城上的全景

黃昏時分的科索沃第二大城市普里茲倫(Prizren),在Lumbardh河畔傳來了宣禮塔的誦經之聲。那裏是名為Sinan Pasha Mosque的清真寺,既是當地的標誌性建築,所在地亦是中心地帶的Shadervan遊客區,再瞄瞄山上的普里茲倫要塞 (Prizren Fortress ),到訪此地的藍圖,大抵就是如此。

樹立在河畔的軍人像。
樹立在河畔的軍人像。

爭議之地

科索沃(Kosovo)的硝煙雖已消散了20年,但那裏仍是一片充滿爭議的土地。它在2008年獨立,惟國際間不少國家仍不承認其地位,更遑論塞爾維亞(Serbia)至今仍視科索沃是領土的一部分,但只要北約、美國等的影響力仍在,這種亦張亦馳的局勢,似乎仍能維持下去。而少了戰爭的陰霾,旅人也漸漸登門,探索一下這個坐落「歐洲火藥庫」巴爾幹半島中間旳國家。

市內一隅。
市內一隅。
17世紀的Sinan Pasha Mosque清真寺,是旅人必到的地標。
17世紀的Sinan Pasha Mosque清真寺,是旅人必到的地標。

衝突後遺

現時的普里茲倫,予人的感覺平和、愜意,是一個很美的古城。假如你有在YouTube看過Prizren在科索沃戰爭時的畫面,就知道在同一條路上,曾幾何時乃是劍拔弩張、逃難連連的片段。但身在遊客區,其實不太會嗅得出戰爭的後遺氣息;反倒是那在2004年衝突中遭破壞的教堂,如半山上的聖救世主教堂(Church of Saviour),以及分屬的世界文化遺產的Church of Our Lady of Ljeviš,至今仍未修復及開放。

沿路前往要塞,還會路過受損嚴重的Church of Saviour,且並不開放。
沿路前往要塞,還會路過受損嚴重的Church of Saviour,且並不開放。
14世紀的東正教教堂Church of Our Lady of Ljeviš,雖貴為世界文化遺產,但在 2004年的衝突中被大肆破壞。
14世紀的東正教教堂Church of Our Lady of Ljeviš,雖貴為世界文化遺產,但在 2004年的衝突中被大肆破壞。
筆者抵達當日,Church of Our Lady of Ljeviš仍重門深鎖。

山上要塞

山上的普里茲倫要塞,自4世紀起便一直扼守着這個地方,見證着每一段歷史。由廣場步上要塞,中途先會經過已有70多年歷史的科索沃首間音樂學校;再往上一點,便是已封閉的Church of Saviour;走走停停,也不算太辛苦,而當「攻頂」看到那全無死角的普里茲倫市全景,感覺都值了。河流橋樑、橙紅屋頂、廿多間的清真寺,沒有全景模式,也休想把它們拍得全。

要塞的考古工作,印證出此地的悠久歷史,出土的文物甚至可追溯至晚古時期(Late Antiquity),比要塞建成之時早出了很多,所以來Prizren不登此堡,實在若有所欠。

這裏是科索沃首間音樂學校,成立於1947年,建築時還重用了不少來自山上要塞的石塊。
這裏是科索沃首間音樂學校,成立於1947年,建築時還重用了不少來自山上要塞的石塊。
巧遇正在練習小提琴的音樂學生。
巧遇正在練習小提琴的音樂學生。
手中像拿着證書,難度是剛畢業?
手中像拿着證書,難度是剛畢業?
登山之路不算太辛苦。
登山之路不算太辛苦。
終於到了要塞的入口。
遊人無懼烈日,游走於城牆上拍照。
遊人無懼烈日,游走於城牆上拍照。
市內全景圖
市內全景圖
要塞居高臨下,昔日把守着普里茲倫市。
要塞居高臨下,昔日把守着普里茲倫市。
登上要塞,可飽覽普里茲倫的全景。
登上要塞,可飽覽普里茲倫的全景。
要塞內部,從舊照可見昔日原來還有清真寺。
要塞內部,從舊照可見昔日原來還有清真寺。

廣場美食

而身處舊城的中心區域Shadervan,看看清真寺和地標噴泉之餘,少不免要湊熱鬧,在露天廣場吃個飯。在名為Restaruant Pashtriku的餐廳坐下,看看菜單,連小資族的筆者也覺便宜,點了3款菜式及飲品,結帳才不過10歐元。在暑氣漸消的晚上,看看游走市內的觀光「列車」,又或熙熙攘攘穿梭的旅人,煞是愜意;而廣場到了10時還是人來人往,看來除遊客以外,明顯也是當地人享受夜生活之地。

說實話,論景點,這裏沒有很大變化,反而友善的當地人,卻讓人好感大增。音樂學校的學生、主動替我們拍照的鄰枱食客,還有特意走出來和我們揮手作別的廚師,真是一個令人暖心的地方。若說對到來科索沃或多或少懷着點點緊張不安,這刻感覺都煙消雲散了。

Shadervan是Prizren的中心地帶,廣場、商店、食肆、Cafe都集中在這兒,日夜都相當熱鬧。
Shadervan是Prizren的中心地帶,廣場、商店、食肆、Cafe都集中在這兒,日夜都相當熱鬧。
熱情友善的當地人,見我們在拍食物,主動替我們合照。這樣叫滿一桌才不過10歐元,相當抵吃。
熱情友善的當地人,見我們在拍食物,主動替我們合照。這樣叫滿一桌才不過10歐元,相當抵吃。
Pleskavice(Grund mea)肉餅,3歐元。
Pleskavice(Grund mea)肉餅,3歐元。
Bombice(Cessy Stuffed Meatballs),釀了芝士的肉,4歐元。
Bombice(Cessy Stuffed Meatballs),釀了芝士的肉,4歐元。
Qofte dhe qebapa(Kebaps), 1.5歐元(五件)。
Qofte dhe qebapa(Kebaps), 1.5歐元(五件)。
每張餐桌上都有的傳統麵包。
每張餐桌上都有的傳統麵包。
要試試這夜班火車嗎?
要試試這夜班火車嗎?
廣場一帶開滿各式酒吧、Cafe和餐廳。
廣場一帶開滿各式酒吧、Cafe和餐廳。
翌日午餐的小店,點了四樣地道菜才不過6歐元。親切的廚師,吃畢還和我們揮手道別。
翌日午餐的小店,點了四樣地道菜才不過6歐元。親切的廚師,吃畢還和我們揮手道別。
Gulash燉牛肉,可以配飯或薯茸。
Gulash燉牛肉,可以配飯或薯茸。
只知是名為Paqe-supe的湯品,沒有羶味,估計是豆湯之類。
只知是名為Paqe-supe的湯品,沒有羶味,估計是豆湯之類。
巴爾幹半島很常食到的Pleskavica肉餅。
巴爾幹半島很常食到的Pleskavica肉餅。

市內Snapshots

架於Lumbardh河上的石橋 (Ura e Gurit/Stone Bridge),是市內的標誌之一,但確實的興建日期已不可考,且一度受洪水所毀,於1982年重建。
架於Lumbardh河上的石橋 (Ura e Gurit/Stone Bridge),是市內的標誌之一,但確實的興建日期已不可考,且一度受洪水所毀,於1982年重建。
街上的賣畫人。
街上的賣畫人。
建於17世紀的Shatervan Fountain,位處廣場中央,紀念品經常以之取材。據說喝了它的泉水,你一定會再回來。
建於17世紀的Shatervan Fountain,位處廣場中央,紀念品經常以之取材。據說喝了它的泉水,你一定會再回來。
舊城內的DokuKino戲院
舊城內的DokuKino戲院
ArchaArchaeological Museum考古博物館及Clock Tower鐘樓,內裏展品包括來自山上要塞的考古發現和武器。eological Museum考古博物館及Clock Tower鐘樓。
Archaeological Museum考古博物館及Clock Tower鐘樓,內裏展品包括來自山上要塞的考古發現和武器。
晚上的Sinan Pasha Mosque清真寺。
晚上的Sinan Pasha Mosque清真寺。
清真寺旁有個小市集,出售各式紀念品與磁石。
清真寺旁有個小市集,出售各式紀念品與磁石。
遊覽的馬車。
遊覽的馬車。
沿河而行,已見山上的要塞。

交通情報

由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拿(Tirana)的International Bus Terminal(位置坐巴士前往普里茲倫(Prizren)巴士總站(位置),車費10歐元。

車程約3小時,中間會停靠中途站。
車程約3小時,中間會停靠中途站。
Prizren巴士總站
Prizren巴士總站
我的看法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