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其頓.奧赫里德(Ohrid) 邊城的湖光

依山傍水的北馬其頓邊境小鎮奧赫里德 (Ohrid),是一個既有歷史,又有渡假風情的地方,尤其那橫跨北馬其頓與阿爾巴尼亞的Lake Ohrid,不但是歐洲最老最深湖泊之一,連美國太空總署(NASA)也把土衞六(Titans / 土星最大的衞星)上其中一個湖泊命名為Ohrid。不過今天當然不是說那15億公里外的事,我們還是待在地球,感受奧赫里德那片世界自然遺產級的湖光山色。

最多遊人的St Clement of Ohrid市集大街。
最多遊人的St Clement of Ohrid市集大街。

「海」邊風情

無疑,奧赫里德是一個可在內陸感受海邊風情的地方,湖泊大如海灣,岸邊泊滿待賃出發的小船,有的釣魚,有的包船觀光,不然坐上定時往返湖上景點的航班,總之就各適其適。沿岸而行,穿過舊城,走過棧道,沿途有的是沙灘椅、太陽傘和下水梯,至於大型浮台更令人想You Jump I Jump,也許,Lake Ohrid根本就是一個天然的游泳池。而不愛下水的,逛畢市集,岸邊一帶的餐廳便是最好的落腳點,戴上墨鏡吹吹湖風,就是一個無憂的下午。

日落後的湖邊,相當熱鬧。
日落後的湖邊,相當熱鬧。
起航的小船,不知目的地是哪?
起航的小船,不知目的地是哪?
在浮台游水和日光浴,一樂也。
在浮台游水和日光浴,一樂也。
這和海邊渡假沒兩樣吧?
划獨木舟亦無不可。
划獨木舟亦無不可。
你也要下水嗎?
你也要下水嗎?
名為The Bridge of Wishes的沿岸棧道,乃是避開舊城由Church of St. John Kaneo返回市區的捷徑,長約140米。據說中間還有星座圖案可配合許願,但現場竟沒有察覺這點,石上的塗鴉倒有不少,也有人在圍欄掛上同心鎖。
名為The Bridge of Wishes的沿岸棧道,乃是避開舊城由Church of St. John Kaneo返回市區的捷徑,長約140米。據說中間還有星座圖案可配合許願,但現場竟沒有察覺這點,石上的塗鴉倒有不少,也有人在圍欄掛上同心鎖。
長長的石橋,讓人與湖更親近。橋的盡處,欣賞日落更無遮無擋。
長長的石橋,讓人與湖更親近。橋的盡處,欣賞日落更無遮無擋。
Lake Ohrid的黃昏,是戲水和垂釣的時間。
Lake Ohrid的黃昏,是戲水和垂釣的時間。
沿湖散步,相當愜意。
沿湖散步,相當愜意。
海邊食肆當然是旅人享受黃昏的好地方。
海邊食肆當然是旅人享受黃昏的好地方。
湖邊同時是一個長長的公園。
湖邊同時是一個長長的公園。

古迹處處

不過,如此悠閒待在一個景點,在筆者的Itinerary內是不會發生的。當人家跳進清澈的湖水,我卻游走在山丘上的古迹,泡在歷史之中。奧赫里德的景點,都集中在近湖的Old Town老城區,而且是很典形的巴爾幹城市套路─教堂/清真寺、市集和要塞三不缺,還外加一些羅馬和拜占庭時代的遺迹。論最具代表性地標,境內最大的中世紀要塞Samuel’s Fortress,以及被視為文化重心的Church of Saints Clement and Panteleimon都是必到,而岸邊小丘上的東正教教堂Church of St. John Theologian-Kaneo更分屬打卡位。

建於公元前2世紀的古劇場 (Ancient Theatre),在羅馬時期曾作為角鬥士 (Gladiator)的競技場。
建於公元前2世紀的古劇場 (Ancient Theatre),在羅馬時期曾作為角鬥士 (Gladiator)的競技場。
可追溯至18世紀的Church of St. John Theologian-Kaneo東正教教堂,是Ohrid最具代表性的畫面。
可追溯至18世紀的Church of St. John Theologian-Kaneo東正教教堂,是Ohrid最具代表性的畫面。
在Plaosink考古遺址旁的Church of Saints Clement and Panteleimon,建於9世紀至10紀之間。據說聖人Saints Clement把這裏變作教學之所,有逾 3,500名追隨者曾受教育,被視為保加利亞第一帝國時期一個文學及文化中心。
在Plaosink考古遺址旁的Church of Saints Clement and Panteleimon,建於9世紀至10紀之間。據說聖人Saints Clement把這裏變作教學之所,有逾 3,500名追隨者曾受教育,被視為保加利亞第一帝國時期一個文學及文化中心。而從旁邊的告示牌估計,那裏還將興建一所名為St. Clement's University的大學。
可追溯至10世紀的Samuels's Fortress,是北馬其頓最大的中古時代要塞遺迹,築在Hill of Ohrid之上。入場費60 den。
可追溯至10世紀的Samuels's Fortress,是北馬其頓最大的中古時代要塞遺迹,築在Hill of Ohrid之上。入場費60 den。

古法造紙

在舊城內,不少舊宅邸如House of Lambeki、House of Rilkovci等,都演繹着鄂圖曼時期的建築氣息,甚至改作博物館開放參觀,而在名為National Workshop For Handmade Paper的古法造紙工房(免費入場)內,你還可見識到昔日紙張的製作過程。原來奧赫里德在16世紀便已開始造紙和印刷,現時館內還保留了最早期的Gutenberg壓印機,而他們原來用上源自中國、可追溯公元前2世紀的造紙技術!

House of Robev Family:建於19世紀初的富裕商人之家,標誌式的鄂圖曼式建築。此宅曾遭火毀並重建,現時則改為一所博物館,當中最出名展品是公元前2世紀的軀幹雕像「Torso of the Goddess Isis」。
House of Robev Family:建於19世紀初的富裕商人之家,標誌式的鄂圖曼式建築。此宅曾遭火毀並重建,現時則改為一所博物館,當中最出名展品是公元前2世紀的軀幹雕像「Torso of the Goddess Isis」。
造紙材料只有水和木,完全無添加。
剛出水的紙張。
剛出水的紙張。
成形的紙張,還要以壓機榨出水分才拿去風乾。
成形的紙張,還要以壓機榨出水分才拿去風乾。
有興趣還可把這些特色紙畫買回家裝裱,價錢也不貴。
有興趣還可把這些特色紙畫買回家裝裱,價錢也不貴。

交通情報

由首都斯科普里(Skopje )中央巴士站(位置)乘坐巴士往奧赫里德 (Ohrid)(位置),車費約520 den。

Ohrid巴士總站
Ohrid巴士總站
我的看法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