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其頓】斯科普里(Skopje)散策 游走新與舊

在北馬其頓首都斯科普里(Skopje / 又譯史高比耶),一輛懷舊的紅色的雙層巴士在眼前緩緩駛過,怎麼去了倫敦?當然是說笑,但其實近年在「Skopje 2014」計劃下,當地除了塑造出一個銅像林立、古風濔漫的首都外,原來 London Bus也是這國家級形象工程的「產物」之一。

懷舊款式的倫敦巴士。
懷舊款式的倫敦巴士。
Skopje是個很Tourist Friendly的地方,景點集中,不易迷路。
Skopje是個很Tourist Friendly的地方,景點集中,不易迷路。
Arc d’triomphe “Macedonia”:大興土木之下,連凱旋門也建出來了。
Arc d’triomphe “Macedonia”:大興土木之下,連凱旋門也建出來了。

形象工程

這個9年前啟動的計劃(雖然去年已經叫停),旨在重塑出該國的歷史氣質與文化氛圍,幾年間首都大興土木,馬其頓廣場(Macedonia Square)一帶,宏偉的歷史人物鑄像與悅目的噴泉,直逼西歐國家;而Vardar River一河之隔的舊城區,走過歷史悠久的Stone Bridge,又䇄立着昔日的市集Old Bazaar和Skopje Fortress城堡,所以來到斯科普里,可說是一次「很新」和「很舊」之間的遊歷。

Stone Bridge對上一次重建是1994年。
Stone Bridge對上一次重建是1994年。

古老市集

說到舊,紀念品重課區的Old Bazaar,於12世紀時已有記載,既是巴爾幹最古老的市集,也是繼伊斯坦布爾(Istanbul)以外最大的Bazaar。在鄂圖曼統治期間此地急速發展,成為商業與貿易的重心。不過置身其中卻不會感覺很古舊,因為飽歷戰火、地震的市集,早已經多番重建。石板街道兩旁的店鋪,出售傳統服飾、古董,倦了則坐下嘗一杯土耳其咖啡。市集內還有一些古旅館如Kapan Han,在購物之餘也可探索一下。

Old Bazaar的入口之一。
Old Bazaar的入口之一。
市集雖歷史悠久,但古舊氣息不算濃。
市集雖歷史悠久,但古舊氣息不算濃。
Old Bazaar一隅。
Old Bazaar一隅。
有小店有餐廳,Old Bazaar足夠你游走半天。
有小店有餐廳,Old Bazaar足夠你游走半天。
市集內的清真寺,門口有可飲用的水龍頭。
市集內的清真寺,門口有可飲用的水龍頭。
德蘭修女與阿歷山大大帝的木飾。
德蘭修女與阿歷山大大帝的木飾。
市集內主要都是售賣「遊客向」紀念品。
市集內主要都是售賣「遊客向」紀念品。

城牆漫遊

而歷史更久遠的Skopje Fortress(又叫Kale),始建於6世紀,斯科普里的市徽圖案亦有它一份,足見其代表性。城堡毋須門票,只要你不介意步上小丘,就可漫步於城牆和石垣之間,由於位處市內的最高點,Skopje Fortress是看鬧市全景的好地方,連遠處宏偉的Equestrian Warrior銅像,也在視線範圍之內。

城牆上遊走,要做好防曬措施。
城牆上遊走,要做好防曬措施。
從Fortress可遠眺廣場全景。

廣場巨像

說起這個坐落馬其頓廣場上的巨型鑄像,其實明眼人也知描繪的是阿歷山大大帝,但為何官方較隱誨地稱之為「Equestrian Warrior」呢 ?這就和鄰國希臘有關。也許大家都知,2019年2月12日起,前往馬其頓旅遊,都要改口叫「北馬其頓」(North Macedonia)了。而這個從南斯拉夫獨立出來的小國,一直就國名問題和希臘爭論不休。

廣場上的Equestrian Warrior巨型鑄像。
廣場上的Equestrian Warrior巨型鑄像。
在Equestrian Warrior下的戰士像與噴泉。
在Equestrian Warrior下的戰士像與噴泉。

國名爭議

因為「馬其頓」一名,並不僅僅代表這個年輕國家那25,713平方公里的領土,其實也代表着一個更廣義的地區(包括今馬其頓共和國、希臘北部以至保加利亞西面)和歷史的傳承,希臘人覺得他們才是輝煌的古馬其頓王國和阿歷山大大帝歷史的繼承者,這個鄰國以「馬其頓」為名,從希臘的角度,實在有混淆視線、挪用希臘的歷史之嫌,故在國際社會上,一直對這國名施加壓力。幸而,兩國最終達成了協議,結束了多年來的爭議。但在這之前,若然阿歷山大大帝竟然䇄立在「馬其頓共和國」內,你說希臘又怎會不抗議?

壯碩的獅子,栩栩如生。
壯碩的獅子,栩栩如生。

銅像處處

話題說得遠了,畢竟對旅人而言,要理解這些歷史以至身份認同的政治博奕無疑是Mission Impossible。但可以肯定的是,十之八九的旅人都會對其銅像之多印象深刻,The Warrior(阿歷山大大帝的父親腓力二世)、Monument of Karposh(曾對抗鄂圖曼的領袖)以至Cyriln及Methodius兩位聖人(創造的Cyrillic script字母至今仍在斯拉夫語系地方使用)….這還未計Art Bridge與The Eye Bridge(又稱The Bridge of Civilization)兩橋欄桿上列隊式的歷史人物鑄像,要統統了解真是三天三夜也看不完。

說回那架雙層倫敦巴士,原來乃是上世紀60年代斯科普里市內很常見的畫面,「復刻」的目的也是為了注入更多昔日的氣息,也能成為旅遊業的亮點。作為旅人,新與舊的斯科普里,你又喜歡哪一面呢?

The Warrior(阿歷山大大帝的父親腓力二世)
The Warrior(阿歷山大大帝的父親腓力二世)
Monument of Saints Cyril and Methodius:創造的Cyrillic script字母的聖人兄弟。
Monument of Saints Cyril and Methodius:創造Cyrillic script字母的聖人兄弟。
Monument of Karposh:他是17世紀一位對抗鄂圖曼的起義領袖,在1689年於Stone Bridge被處決。
Monument of Karposh:他是17世紀一位對抗鄂圖曼的起義領袖,在1689年於Stone Bridge被處決。
2013年啟用的The Eye Bridge(又稱為Bridge of Civilization)就在Stone Bridge不遠處,其中一端連接了馬其頓考古博物館。
2013年啟用的The Eye Bridge(又稱為Bridge of Civilization)就在Stone Bridge不遠處,其中一端連接了馬其頓考古博物館。
Art Bridge的欄杆上站滿銅像。
Art Bridge的欄杆上站滿銅像。
在Macedonia Street上的銅牛像。
在Macedonia Street上的銅牛像。

交通情報 :由塞爾維亞NIS巴士站乘旅遊巴前往北馬其頓首都Skopje,單人票價1,370din(行李費每件60din)。

塞爾維亞NIS巴士站
塞爾維亞NIS巴士站
單人票價1,370din(行李費每件60din)
單人票價1,370din(行李費每件60din)
Facebook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