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尼亞Visegrad一日快閃 說好的巴士呢?
visegrad the bridge on the Drina

烏日察(Uzice)不算是塞爾維亞一個很熱門旅遊城市,但如想前往Drina River House或Mokra Gora的木頭城(Drvengrad)等,出於交通考慮多會選擇取道此地。筆者上午看畢木頭城為時尚早(因為回程班次疏落,4:30pm才有車返回烏日察),但想到波斯尼亞邊境城鎮Visegrad已經離Mokra Gora很近,一早盤算順道來個「雙城遊」。

balkanviator.com查詢到由Mokra Gora前往Visegrad的巴士班次(此網由Uzice民宿主人推介,大致準確,但亦有機會中伏,此乃後話),大概12:00左右將有車前往Visegrad,而回程則有6:00pm及8:00pm等,實在perfect!指手畫腳詢問了一些當地人,終於確認了登車的位置,而巴士也在差不多時候來到(車費300 din/人),一切看似順風順水。

在木頭城下等待前往Visegrad的巴士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如班次是否準確、等車位置等,而且想找個懂英語的當地人問問也難。
在木頭城下等待前往Visegrad的巴士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如班次是否準確、等車位置等,而且想找個懂英語的當地人問問也難。
;在Mokra Gora前往Visegrad巴士的候車位置(粉紅箭嘴示)
在Mokra Gora前往Visegrad巴士的候車位置(粉紅箭嘴示)

筆者習慣抵埗後先問回程班次,但落車位置卻是中途站,而Visegrad亦沒有巴士總站,輾轉去到遊客中心,職員告知,不知何故黃昏時分的巴士都取消了,當天已沒有返回烏日察的巴士,最快也要凌晨1:10am,不然要翌日10:00am,真是晴天霹靂!不過,在巴爾幹半島游走了個多月,就會接受有些交通情況是難以理解的,遇上了也是無能為力的。既來之則安之,就按計劃先來個小鎮散策吧。

巴士剛抵達Visegrad。
巴士剛抵達Visegrad。

Visegrad面積不大,世遺級景點「The Bridge on the Drina」亦是徒步可達,此橋建於鄂圖曼年代,本身其實叫Mehmed Paša Sokolović Bridge,設計融入土耳其的風格,但拜當地諾貝爾文學獎得主Ivo Andric所著的《The Bridge on the Drina》小說所賜,反而以此名廣為人知。然而,在欣賞古橋的同時,也許還需懷着肅穆的心,因為在波斯尼亞戰爭中,據報曾有不少平民在此橋被殺,而這只不過是上世紀90年代的事。

一間學校的外牆上,繪上了文學家Ivo Andric的畫像。
一間學校的外牆上,繪上了文學家Ivo Andric的畫像。
始建於1571年的Mehmed Paša Sokolović Bridge穚,共有11個石拱。
始建於1571年的Mehmed Paša Sokolović Bridge穚,共有11個石拱。

至於另一必遊景點不能數漏了Andrićgrad 石頭城,它是由塞爾維亞名導演Emir Kusturica主導的一個綜合建築群,也是向這位文學家致敬,據知導演還會以此作為《The Bridge on the Drina》電影版的拍攝場地。Andrićgrad由2011年興建,2014年才開放,內裏有Church of St. Lazar教堂、有戲院也還有Town Hall,少不了當然還有各式Café進駐。

Andrićgrad 石頭城一隅。
Andrićgrad 石頭城一隅。
Church of St. Lazar
Church of St. Lazar

走走逛逛,還只是黃昏時分,雖然遊覽先決,但還是盤算着回程的情況。這些邊陲小鎮,7時過後,想找個地方長時間落腳也難,還幸上車位置是間有餐廳的Motel,雖然沒有租房間,但與老闆商議好,我們在那裏吃晚飯,他讓我們待到巴士來為止。吃飯也是其次,起碼解決了洗手間的問題。

本地料理之一的CEVAPCICI烤肉條。
本地料理之一的CEVAPCICI烤肉條。
在巴爾幹半島,Main Dishes大都是肉肉肉。
在巴爾幹半島,Main Dishes大都是肉肉肉。

結果由6時半坐到11時,Motel終於要關門,老闆讓我們待在門廊石階繼續等車,還有兩小時要捱。值得一讚是Motel有免費Wi-Fi,總算易打發時間,但又怕電話沒電,再有突發事件應變不來;而民宿方面翌日又已被人預約,必須check out騰出房間(但很friendly的民宿主人也容許我們視情況稍稍late check out),所以無論如何也必須日出前返到烏日察,真是四面楚歌。大街上本來就人不多,這時更猶如死城,實在擔心那1:10am的巴士真的會來嗎?再待一會,終於來了兩個帶着行李的當地人,這才放心起來。

於Visegrad下車及登車位置(在Okuka Motel正門及右邊洗車屋之間)(粉紅箭嘴示)
真是等到花兒也謝了。
真是等到花兒也謝了。

巴士終於來了,車頭亦顯示了我們的目的地,但司機竟示意我們等下一班車!這是甚麼情況?都三更半夜了,還會有車?你肯定我能上車?惟旁邊亦有個當地人嘰嘰咕嚕似乎示意她也在等下一班,而司機亦已關門絕塵而去,雖帶點疑惑又心急,也只好作罷。

數分鐘後,果然有另一巴士抵埗,凌晨3時半,終於由波斯尼亞返抵塞爾維亞Uzice(跳起yeah)!

(本文路線:Uzice > Mokra Gora > Visegrad > Uzice)

巴士終於來了,好感動!
巴士終於來了,好感動!
我的看法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