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達長眠 羅馬尼亞的快樂公墓(Merry Cemetery)
merry cemetery romania

用快樂來形容墓地,文字本身就有點弔詭,偏偏在羅馬尼亞Maramures區的Sapanta,卻有一個被稱為快樂公墓(Merry Cemetery)的地方,它不是甚麼偉人長眠之處,泥土下的都是當地人,卻吸引了不少旅人,來探索這Merry的真義。

圍繞着近年才落成的教堂外,有逾800塊藍色墓碑。(Photo by Janet Meow)
圍繞着近年才落成的教堂外,有逾800塊藍色墓碑。(Photo by Janet Meow)

拜交通所賜,筆者清晨6:30am,便已身處公墓的門外,墳場四下無人,微冷的街角,幾頭流浪犬倒也沒有亂吠,也許是見慣了大清早摸上門的陌生人。中外墓地(羅馬尼亞亦如是)大抵氣氛都蕭蕭殺殺,中國人更尤其多忌諱,但快樂公墓卻充滿幽默與色彩。由橡木所製的十字架墓碑,細心雕刻和漆上不同的飾紋,而且清一色漆上被稱為Sapanta Blue的藍色。更與別不同的,是以一幅幅形象化的繪圖,代替了木無表情的「車頭相」,反映着逝者的生平,像手織衣物的老婦、穿軍服的男人、駕車的司機、彈琴的人、車禍的現場……也許少了一份肅穆,卻多了一種豁達,每個墓碑都像在訴說着一個故事,如此百無禁忌地逐個墓碑掃視,老實說,人生中還是頭一趟。

生應是
也許是在作戰中走完了人生?
也許運輸業的一分子。
也許運輸業的一分子。

從新建的教堂門外的介紹得知,碑文乃以Maramures方言來刻寫,記有名字或一些生平中重要的時刻,內容雖短卻是發自內心,換言之,它某程度上亦濃縮了各人的人生,有些碑文還隱隱滲出幽默感,這亦是被稱為Merry Cemetery的原因之一。這些他們關心的、所思所想的往事,有喜亦有悲,有叱責、有讚美、有感懷、有傲慢、有調侃,一言蔽之,就是百感交集……別誤會,筆者當然不懂羅馬尼亞語,但在Google 搜尋一下譯文,就能似懂非懂的稍稍領略這些碑文的餘韻。最初製作這種墓碑的人,名為Stan Ioan Pătraş,一生製作了超過800個,即使是後來自己的墳墓,亦貫徹了相同的風格,而他死後則由徒弟Dumitru Pop接手。

看圖畫似乎很喜歡杯中物和吸煙,不知下面的碑文寫甚麼呢?
看圖畫似乎很喜歡杯中物和吸煙,不知下面的碑文寫甚麼呢?
Stan Ioan Pătra的墳墓亦貫徹了相同的風格。(Photo by Janet Meow)
Stan Ioan Pătra的墳墓亦貫徹了相同的風格。(Photo by Janet Meow)

自從一位法國記者「發現」了這裏,快樂公墓就成了羅馬尼亞一道特別的「景點」(入場費5 lei),而它並非一位兩位豁達之人就能創造,羅馬尼亞的農民都相信十字架下是通往永恒休息的大門,死是很自然不過的事,不但無懼,亦能笑看人生最終站,氛圍也不再冷冰冰,所以去墳場,「又有乜好怕喎」!

前往方法

於Sighetu Marmatiei的Autogara Jan,每日6:00及14:15有巴士前往Sapanta,車費7 lei / 人,下車按指示步行5分鐘即達;回程則有7:10、15:00及16:30,留意巴士班次資訊時有不同,出發前一日宜先到巴士站確認時間。

Autogara Jan
Autogara Jan
當日出發的巴士。
Sapanta的下車位置,不肯定的話可問司機。
Sapanta的下車位置,不肯定的話可問司機。
Facebook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