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戰潛艇失蹤之謎 – 澳洲國家海事博物館

百多年前,一艘皇家澳洲海軍(RAN )的潛艇,在德屬新畿內亞(German New Guinea)水域神秘失蹤,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他們遇到了甚麼?在澳洲國家海事博物館內一隅展櫃,便向旅人解構了這一段歷史。庫克船長(James Cook)三探太平洋抵達澳洲東岸,當年登陸之處便是今日的悉尼,而坐落在悉尼達令港的澳洲國家海事博物館(Australian Maritime Museum),便正正為旅人闡述了這段澳洲的「發現」史,由New Holland到Australia,由船艦模型到古籍文案,由首個抵澳的歐洲探險家Willem Jans’z到庫克船長都一一着墨,而當然少不了近代海軍的建設史,好值得探知欲強的旅人駐足細味,了解一下由大航海時代到開發澳洲那片驚濤駭浪的歲月。

「英雄還是入侵者?」

館內開首的一個展櫃,這個小標題吸引了筆者的眼球。James Cook與澳洲的相遇,從此開始了英國的殖民管治,雖然他也同情原住民,但卻沒有証據顯示他宣示擁有澳洲東面的主權前,曾徵得原住民的同意。「這片土地在他們到來之前,似乎沒有任何歐洲人來過」。隨着他的報告返到英國,18年後英國開始把罪犯送到當地….當然這又是歷史上的另一篇章,原始文化與西方文明產生激烈的火花….「歷史控」來到這裏,實在有太多故事可以發掘。

Captain Cook是澳洲史上的一個關鍵人物。
Captain Cook是澳洲史上的一個關鍵人物。
海事博物館外停着名為HMAS Vampire的驅逐艦,可購票登艦參觀。
海事博物館外停着名為HMAS Vampire的驅逐艦,可購票登艦參觀。
金屬的澳洲國徽,兩邊袋鼠和澳洲駝鳥(Emu),中間盾徽內是6個聯邦省份的標記。
金屬的澳洲國徽,兩邊袋鼠和澳洲駝鳥(Emu),中間盾徽內是6個聯邦省份的標記。
Australian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館內一隅。
Australian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館內一隅。
Mathew Flinders的船艦。
Mathew Flinders的船艦。
航海家Mathew Flinders(1774 -1814) - 很熟悉的名字 ?對,澳洲不少地方都以他為名,如墨爾本最繁忙的 Flinders Street Station車站。
航海家Mathew Flinders(1774 -1814) - 很熟悉的名字 ?對,澳洲不少地方都以他為名,如墨爾本最繁忙的 Flinders Street Station車站。
Mathew Flinders在勘探澳洲及繪製地圖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Mathew Flinders在勘探澳洲及繪製地圖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館內一隅,館頂懸掛了一部直升機。
館內一隅,館頂懸掛了一部直升機。
介紹澳洲海軍如航母等的展櫃。
介紹澳洲海軍如航母等的展櫃。

解開失聯潛艦百年謎團

而潛艇失蹤事件,亦是澳洲軍事史上不可磨滅的一筆。1914年,時值一次世界大戰,AE1號潛艇與HMAS Parramatta(I)驅逐艦雙雙駛離巴布亞新畿內亞Rabaul港口,執行偵察德軍戰艦的任務,隨後在早上分開航行,但到了下午3時20分,Parramatta(I)的船員發現失去了這艘友艦的蹤影,起初還以為已自行回航。但到了晚上8時,AE1依然音訊全無,旋即展開搜救,但已無迹可尋,最終三日後搜索結束,AE1留下了一個謎團。當時估計,它很大機會是下潛時撞到礁石而葬身海底。

近代搜索始於1970年,到2017年12月,殘骸位置終被發現。2018年,澳洲國家航海博物館、Find AE1 Ltd及 R/V Petrel沉船搜尋團隊(由已故微軟共同創辦人Paul Allen組建)多方協作下,在巴布亞新畿內亞水域派出遙控潛具,AE1終在畫面上再現人前,而藉着特別設計的攝錄器材,有助研究人員能將數據建構成3D圖像,解開當日消失之謎。最新的分析,是AE1在下潛時遇上機件故障,不但未能再浮上水面,船身沉至某一深度下被水壓壓塌,從此長眠海底。

AE1是澳洲海軍最早打造的潛艦,1911年在英國下水,於1914年駛到澳洲服役,在海軍史上有着特別的意義。(海事博物館展圖)
AE1是澳洲海軍最早打造的潛艦,1911年在英國下水,於1914年駛到澳洲服役,在海軍史上有着特別的意義。(海事博物館展圖)
在ROV水底遙控攝錄器幫助下,AE1潛艦終再現人世。(海事博物館展圖)
在ROV水底遙控攝錄器幫助下,AE1潛艦終再現人世。(海事博物館展圖)
研究人員將數據重組及分析,以解開AE1沉沒之謎。
研究人員將數據重組及分析,以解開AE1沉沒之謎。

戰爭史話 :首位進入澳洲的日籍新娘

二戰後局勢仍緊張,退役醫療兵Gordon Parker被迫返回澳洲,與妻子Nobuko Sakuraoto及兩女分隔兩地,當大部分人以為Gordon從此不會回到日本,但他排除萬難游說政府,經過4年時間,成功爭取迎接日籍妻子到澳洲團圓,後者更成為首位進入澳洲的日籍新娘,為日後600多對夫婦開闢了團聚之路。

Klook.com
Facebook留言
Close Menu